主页 > 热门物流 >催眠与前世今生

催眠与前世今生

2020-06-18 热门物流 278 views 141

催眠与前世今生

她是「离婚教主」、「麻辣鲜师」、「通灵终结者」,一生大风大浪,敢怒敢言,挑战各种不公不义,一场十多年的灵异之旅,使她逐渐明白,这趟旅程是她人生最后的课题──看透因果,以平和的心境,坦然面对生命。

我的学生海华介绍他的学妹燕妮给我,她看过我的书,也去泰德的彩虹讲堂上过课。之前她非无神论者,亦非有神论者,只是从未思考过这方面的事,直到三年前祖父过世后,便开始对神鬼灵异的事产生浓厚的兴趣。
当时她在国外工作,虽在祖父死前赶回来,但祖父已不能言语,她总觉得祖父有话要交待她,但她无法知道他的遗言为何。因此,她想找灵媒与死去的祖父沟通。由于她是高级知识分子,所以先从看我的书着手,以免上神棍的当。
她上过彩虹讲堂的课,觉得大有收穫。她有一位好朋友认识一位曾在港台两地红过的算命师,也是三元派风水的传人,人称叶大师。他可以用催眠方式让人回到前世,他一次收费两万八千元,分三次做,前两次回到前世,第三次加强与改变当事人的潜意识。
燕妮说她的好友做过后,人生顺利多了,心情也开朗许多,所以她已与叶大师约好要去。我跟燕妮商量,请她带我去见识,果真对方有道行,也可推介给需要的人。我的交换条件是她带我去见识,事后我安排紫灵替她看前世,燕妮一口答应。

一个下雨的晚上,我和海华陪燕妮过去。叶大师住在台北市汐止的透天厝中,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,四壁及桌上挂着或放着西方三圣、观音、地藏的像。叶大师为了让当事人了解催眠的过程,他会请陪同的人以摄影机录下来,录的带子交给当事人带回,如当事人不愿留档就当场销掉。
第一次大约花了四小时多。在催眠之前,叶大师先给燕妮布气。由于我练过自发功,很清楚他在布气,因为气旺较容易进入状况。紫灵替人看前世因果时,若当事人气弱,很难看下去,耗费的时间、精力要多很多。
他布完气后,替燕妮催眠,燕妮虽在事业上是女强人,但个性温和、心态开放,很快进入状况。叶大师一直跟燕妮的本体说话,他不断地问她,燕妮很快便倒在地上。
叶大师说:「本体!妳告诉我妳是在小女孩时上山去练功是吗?」
燕妮点头。
「妳那时好快乐是吗?」
燕妮点头微笑。
「妳跟很多姐妹练功,好快乐是吗?」
燕妮伸出手臂来作飞翔状。
「后来发生事情,妳受伤了是吗?妳被烫伤的是吗?」
燕妮瑟缩在地上,不断用她的右手去摸她的左臂,面露痛苦的表情。
叶大师问:「妳那世是在唐朝是吗?」
燕妮点头。我不知道叶大师为何知道她那世在唐朝,自幼习武,也不清楚他为何知道她被烧伤。我问他,他并未正面回答。我一进门,他便认出我是谁,但他也没刻意讨好我,态度很平和亲切。

他催眠一阵子会让燕妮醒来,休息一下,喝水上厕所后再进行。燕妮另一世是生在明代,叶大师给她一本空白的活页本、一支笔,要她在催眠中回答他的问题。
燕妮确在他发问后在纸上涂写,但全是涂鸦,根本看不清她写什幺,最后只写出她前世的名字「哈君」。
海华问我:「有姓『哈』的吗?」
我说:「有呀!以前有个有名的国剧演员叫哈元章。哈应是蒙古姓吧!」
她家住的地方,只写出一个「乡」字。至于什幺乡,因字迹凌乱,实在看不出来。
另外,她那世的身分是公主,活在明代,她有公主的脾气。

叶大师给我们看其他人催眠的录影带,其中有人写的字迹十分清楚,什幺朝代、身分,家中有多少兄弟姐妹,家住哪里。由于已催眠近四小时了,所以打住休息,我们也顺便跟他聊天。他倒是很诚实地说做风水的功效有限,当事人若不改心性很难会因做风水而完全改观,「福地福人居」乃是至理名言。
他也说:「那些宗教法师只要受人顶礼膜拜,自己就会折福折寿,他们自以为高高在上,还不知日后要背多少业障。」
他说不少人在做回溯前世时会勾起许多伤心、恐惧的回忆,他一定会不断地安慰当事人的本体,告诉他们那都是过往的前尘往事,所有的伤害都已过去。他要当事人好好爱护他(她)的本体,安慰他(她)的本体。
所谓「本体」也就是「元灵」、「灵魂」、「神识」、「本灵」等,它有着累世的记忆。催眠最大作用是让当事人潜意识中的不安、恐惧、压抑、愤怒等各种负面东西浮现,浮现之后予以清除,再植入正面的东西。不少人藉催眠改善许多不良习惯如抽烟、酗酒、赌博、吸毒、贪吃等。先决条件是当事人相信催眠有用,若当事人抗拒或不相信,催眠便无用。
我问燕妮:「妳在迴溯前世时会看到画面或听到声音吗?」
她说:「什幺也没看见或听见,我所有的动作都是不自觉、下意识的。」
叶大师说:「我服务过的人中,大约只有百分之五会看到画面或听到声音。」

进行第二次催眠时,燕妮找来她大学时的好友孟麟过来,我则带紫灵一起去见识。在去叶大师家的路上,我问过燕妮的家世。父母自她小时便离婚,母亲带着弟弟改嫁老外。老外丈夫对她很好,婚后二十年过世,目前母亲跟弟弟在上海工作定居。
她自小跟爸爸、爷爷、奶奶同住,由于爸爸性情古怪,常不在家,所以她是爷爷奶奶带大,她爷爷特别疼她。她与母亲不合,母亲对她没来由的忌恨,她不明白为什幺。她有时到上海探望母亲和弟弟,母亲会不断数落她父亲、爷爷、奶奶,母女经常是不欢而散。
催眠到尾声,我和紫灵走进他们催眠的地方。叶大师告诉我,她有世活在宋朝,我是她母亲,我生了六个儿子,她是其中之一。她的爷爷那世是我丈夫,她的父亲、她这世的奶奶、弟弟和海华也是她那世的兄弟。她那世是教书的,而我是个严格的母亲,对儿女要求很高。
我要叶大师问燕妮那世是北宋还是南宋,燕妮说是北宋。我对紫灵笑笑。我曾生在北宋初年,那世是女巡按,后又生在南宋末年是文天祥。当然前世亦幻,怎做得了準。

这次催眠后,叶大师顺便替她做正面回馈,要她每天唸《心经》数遍,迴向给她的本体。因她在哈君那世礼佛甚虔,她是观世音的信徒。也因正面加强已做,所以不必来第三次。
回家的路上,我问燕妮这次感觉如何,燕妮说不及上次,而且叶大师的暗示太多,她根本是在叶大师不断暗示和催促下,顺着他的话点头摇头。紫灵也认为叶大师的暗示及指示太多,搞不清是当事人真正的潜意识浮现,还只是顺着他指令的结果。
我告诉燕妮:「我并不是妳前世的母亲,妳为何会有这种印象?因为妳一直渴望有个慈母,而我的形像和态度是典型的慈母,妳一见我便觉得是理想的母亲。与其说是妳前世记忆,不如说是妳内心主观愿望的投射。」
燕妮承认我分析的很有道理。

紫灵认为叶大师自己身上气不好,身体有问题,因为他在一个小空间内为人催眠,会有许多无形的过来,多是当事人的累劫冤亲债主。叶大师又非有修行或有大德的人,把他们召来却不知打发,久而久之自己会出问题。三年后,我从友人处得知叶大师早年是有名的算命仙、地理师,是达官显贵争先邀约的人,如今功力已失。
我跟紫灵说:「所以我们不收费是对的,我们要当事人自己去跟冤亲债主化解,我们只是沟通者。」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an 李

《当头棒喝》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